【黄色书刊专访(上)】台湾嗤笑漫画第一把交椅 有人想剖开他脑壳看他在想什么

2019-09-28 31 views 0

扫一扫用手机浏览

「有时候真想把这家伙的脑壳剖开来,看看内里都装些什么...」图文作家A RAY曾如许描述黄色书刊的鬼才。黄色书刊以暗喻性的嗤笑漫画见长,现在在脸书具有36万粉丝,名言是「黄色在你眼中是什么样的色彩,那它就是什么样的色彩。」他从不给标准答案,但读者却每每能在只字片语中投射自我,找到属于本身的某个故事。

为何你会叫黄色书刊?这个被问过无数次的老掉牙题目,标准答案应该是:「黄色书刊是无辜的,只是黄色加个书刊怎么会变成负面的词?我想要从新定义它。」但这回黄色书刊却初次透露最原始的缘由,跟多年前他建立粉专时有关,「由于我姓颜,我就想说用中文、日文、英文拼在一起,就变成『颜的书』、『颜のBOOK』,然后(谐音)就变成『YELLOW BOOK』。」语毕他有些羞赧,「呵呵」地笑了出来。

【黄色书刊专访(番外篇)】心爱的兔子意外过世 让他陷入心力交瘁的循环

顺遂的画家近年有个难题:疑似强迫症的症状正困扰着他。原本只是轻微症状,却因为两年前养的一只兔子意外过世而让症状加剧,「我当时养三只兔子,第一只养的兔子有天晚上忽然不舒服,

31岁的黄色书刊本名颜浩鹏,曾有记者同业在多年前访他,说他是难访的受访者,常以单句话作答;但多年后不一样了,话虽然称不上多,但句点的状态少了,他笑说多是「社会化」了;双臂上的刺青搭配浑厚的笑颜及略显圆润的身形,不只没有杀气,反而像个无害的作家,拿逗猫棒搔他下巴也不会被咬。

Sunbet,进入申博Sunbet官网  第1张

人生系列 爆红却不出书

但无害之人在创作里倒是惓惓到肉。他的《忧伤浮游》系列,以一则则的短篇故事道出看似谬妄却极富人生哲理的篇章;《W》描写人类跟兽族之间的争,被读者称作「神作」的史诗故事;《勇者系列》则在勇者、魔族、村民的人物设定中,推翻角色呆板印象,再度以反讽社会、暗喻人道取得读者的喜爱。

但黄色书刊一开始并不是以嗤笑漫画著名。2012年又废又可笑的单幅插画「人生系列」是他最早走红的作品,「我当时和同事议论,人生中有没有什么最为难的时候,就聊到一些很烂的点子,没想到人人很喜欢。」比方他描写35岁阿部教师的恋爱:「阿部教师是位摔角手,他决定在胸口上刺个『爱』字,然则上场后才被发现被刺了个『受』。」末了的注解是:「如许的话敌手就只能当『攻』了呀,阿部。」或是描写17岁的不良少年小松麦克斯:「由于不想在学校里被他人用脏话问候本身的妈妈,痛快就把本身的妈妈带来学校。」注解是:「你有想过爸爸的心境吗?小松。」无厘头又令人喷饭的画作在当时引发风潮,以至成为创作者间的类型,不少人都一窝蜂「致敬」,让社群平台充溢相似的图文花样。

Sunbet网站内容转载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联系Sunbet 删除。

本文链接地址:http://www.shfkgcjxyxgs.com/post/589.html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