{那时之所以}能深记这阕词,「最主要的是爱极了后面这一句」,‘由于试吃野菜’的这种普通的【「<{清欢}>」】,“才使”人世更有滋味。“【「<{清欢}>」】”{是什么呢}?“【「<{清欢}>」】”几乎是难以〖翻译〗的,“可以说是”“{清淡的欢愉}”,这种{清淡的欢愉}不是来自别处,<正是来自对镇静的>、「疏淡的」、(简朴的生涯的一种热爱)。‘当一个人可以品味山野菜的’清香胜过了山珍海味,《或者一个人在路边的石头》里看出了比钻石更引人的滋味,『或者一个人听林间鸟鸣的声音感受到比提笼遛鸟更感动』,‘或者甚至于体会了悄悄品一壶乌龙茶比起在喧闹的晚宴中’更能洗濯心『灵』……「这些就是」“【「<{清欢}>」】”。